千离辰

夭夭桃李花 灼灼有辉光

【杰佣】我在你身后,等你回头

1.

“该死......”

奈布捂住腹部伤口,靠着墙,警惕地盯着眼前的监管者。裘克手拿电锯,犹豫着要不要砍下去,但是他怂啊!天知道班恩上次重伤了奈布,杰克当天就摸着爪刃问众人要不要吃鹿肉。

奈布看着裘克犹豫的神色,放弃了为自己包扎伤口,而是把手藏在身后按在墙上,渐渐用力,那堵墙慢慢出现裂痕。裘克还在纠结是要杀三放一,还是要全部杀光。奈布看了看右上角,瑟维莱利已经在狂欢之椅上了,特蕾西吊着半口气在附近挪动着,他咬了咬牙,墙上裂痕渐渐扩大,“轰”一声,墙倒了,奈布不管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旧伤,鲜血透过衣服,而是转身翻过那堆砖头就走。

裘克看着那堆砖头,欲哭无泪。他真的不想再砌一次墙了啊。

奈布简单包扎一下伤口,算了算时间,他只够去救一个人。奈布绕了好久才看到瑟维和莱利,真不知道裘克是不是有强迫症,每次非要把人扔在同一个地方的一排椅子上。据说是很美观。

日了狗了。

但是奈布现在很幸庆裘克有强迫症,他不用再到处找两个人了。奈布看着瑟维和莱利,问:“这时间只够救一个了,你们自己看看,想救谁。”真不能怪奈布说这么无情的话,特蕾西已经死了,现在只能救一个,总不能让他一个人。去解机。

瑟维忍受着荆棘的刺破皮肤的疼痛,道:“莱利吧。别忘了救我的话时间是增加的,而且莱利比我晚一点上椅子的。”奈布便去救莱利。莱利下了椅子后赶紧为奈布疗伤,瑟维轻声问:“特蕾西?”基本只能听到气息还在了。

奈布摇了摇头。果然他还是不能安心地去溜屠夫。莱利为奈布疗完伤又紧接着去救瑟维。瑟维道:“别救啦,再救三个都走不了了。”莱利并没有因为他这话而停下动作,奈布则是跑出去,还不忘回头丢下一句:“你们好了就赶紧去解机,我去溜。”


而此时裘克手上的电锯发出“滋滋”的响声,一阵乱砍。“敲里吗!甘霖娘了哦!日了狗的奈布,日了狗的杰克!妈的死给!”他歪头想了想,好像有点不对,威廉也是男孩子来着。“嗨裘克先生?”奈布站在裘克面前,朝他挥挥手,做了个鬼脸:“你来抓我啊!略略略......”裘克真的很想现在退出游戏,摘下杰克面具挖了他的眼睛,这么皮tm又抓不到的人,杰克是怎么看上眼的?!

裘克拿着电锯的手气得发抖,差点拿不住了:“日你妈奈布!要不是杰克这老东西,我tm早动手了,还要你去救那俩小子?”奈布不知道为什么裘克会提到杰克。他朝裘克竖了个中指。

“再见啦裘克先生。”

他看了看右上角,瑟维莱利已经逃出大门,现在就是去大门还是地窖,都无所谓了。裘克还在后面穷追不舍。奈布撇撇嘴,跑向大门。


【game over】


【you win】


【return to hall】



2.

瑟维和莱利在大门等奈布。特蕾西比他们早出来不知多少时间,人提前回去要修她的傀儡了,没时间等他们三个还要去吃饭搞什么宴会。说实话,这种东西真的没必要,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出来的。奈布摆手道:“我就不去了,前几天的伤口又裂了,我还得去艾米丽那里缝个线。”瑟维莱利表示理解,还叫奈布最近别匹配了,新伤还没好旧伤又发作就不好了。

奈布回到自己房间,扑到床上。想起今天裘克提到杰克,为什么要说杰克先生,是因为杰克先生对他们说了什么吗?奈布想着想着,睡了过去。


裘克房间内,裘克把头埋进威廉肩窝处,威廉坐在裘克怀里,好生安慰着裘克:“好啦好啦,小奈布也不是有意的嘛,再说了小奈布被你伤得这么惨,我也觉得你过分了啦。”

裘克抬起头,满脸悲愤:“啥?!你说他惨?你看到我背后这五条爪印了吗?我不就是砍了奈布一下至于吗?你说,至于吗?杰克那老东西,眼睛是出什么毛病了看上奈布,居然看上奈布了。我擦,他看上奈布了我去!那种人也会........”

这时杰克推开门,面具被他扯开一边,露出那张俊脸,嘴角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:“裘克先生,你若是在讲小奈布的不好,我真的不介意看看你面具下的脸是什么样。”说着,他的手有意无意放在了爪刃上,道:“还是说,亲爱的小丑先生,想和我切磋交流一下呢?嗯?”毫无情感的话语,没有起伏。

裘克面如死灰,又把威廉往怀里靠了靠,威廉摸摸裘克的头:“不好意思了杰克先生,裘克先生他也只是口不择言,他下次会注意的。”杰克重新把面具戴好,声音染上一丝笑意:“不会有下次了,是吗。裘克先生?”

裘克点头如小鸡啄米,生怕杰克突然一爪子过来。杰克满意地走了,还贴心地为他们关上门:“你们继续。”

奈布对这一切毫不知情,他正睡得昏天地暗。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,威廉站在门前,敲了敲门:“小奈布?吃饭了。”奈布没动。

威廉又敲了几下,奈布还是没应。威廉奇怪,用力地拍着门,把房间里要去吃饭的艾米丽都惊动了。艾米丽探出个头来,问:“怎么了,威廉?”

威廉指指奈布房间,道:“要吃晚饭了,奈布一直没应。会不会小奈布出了什么事?”艾米丽走过去,试着扭了下门把,开了。

奈布躺在床上,脸色潮红得有些不对劲,一直皱着眉,死死咬住牙关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艾米丽碰了碰他额头,被那温度吓到了:“发烧了?这家伙到底又做了什么?!”她转头对威廉道:“你现在叫几个人来,我得把他抬到我的诊所里。哦,最好是杰克先生来。”威廉不明所以地下楼叫人。

只是把人送到诊所里啊,为什么点名要杰克先生?



3.

大厅里。

众人坐在各自位置上,闲聊的,发呆的,都在等着奈布下来就好开饭。杰克时不时看看奈布的座位,心里焦急。威廉急匆匆跑下楼,道:“那个,小奈布发烧了,艾米丽说叫几个人把他抬到诊所.........”话音未落,杰克已经站起来,消失在楼梯处。

众人也跟着上去。

杰克跑到奈布房间,只是一小段路,就让他感到有些疲惫。杰克扶着门框喘着气,看见躺在床上的奈布。艾米丽旁边,一个医药箱打开着,而她正在看体温计,一脸严肃。杰克走到床边,问:“他怎么样?”

艾米丽收起体温计,道:“不太好,你把他抱到我诊所去。他有些伤口又裂了,得缝线。又高烧,搞不好还会有破伤风。”

杰克想也没想,横抱起奈布,就往艾米丽诊所去,一干人跟在他后面,艾米丽边跑边喊:“杰克你倒是慢点啊!腿长了不起啊!”

走进诊所,杰克动作轻柔把奈布放在白色病床上,让在外面担心奈布的众人看他这模样,在心里齐齐大喊一声:

“妻奴!”

艾米丽把一些闲杂人等推出病房:“滚滚滚,别打扰我干活。”“嘭”一声关上门。

“闲杂人等”杰克在门关上的那一刻,再也支撑不住,腿一软跪在地上,双手微微颤抖。班恩被他吓到了,手忙脚乱把杰克扶到一旁椅子上。他们从没看见杰克如此脆弱的一面,于是一群人又围住杰克叽里呱啦一阵安慰。

艾玛道:“杰克先生,艾米丽的医术很好的,你要相信她啊。”

杰克闭上眼,又睁开,之前的脆弱和疲惫的杰克仿佛不是他,又回到了以前风度翩翩的杰克先生。裘克小声对威廉说:“刚刚杰克那样子,真是从没见过,好新奇啊。哈哈哈哈.........”杰克歪头,看向裘克,笑了一下:“裘克先生,我想你一定不介意再来几道爪印呢。”裘克身体一僵,背上那些伤痕隐隐发痛。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:“呵呵,呵呵,没有,没有。”


几个小时后,众人差不多散去,只有艾玛和威廉在等。艾玛是要等艾米丽,威廉是想看看小奈布怎么样。艾米丽摘下口罩,推门出来,长吁一口气。杰克绕过她冲进病房,看奈布脸上潮红褪去,杰克才放下心来。艾米丽把奈布移到另一间病房,道:“你在这里看着他,他要有什么情况要记得打电话给我。”和艾玛走了

威廉见奈布没什么事,也走了。杰克并没有进去,而是低头和什么人发了几条微信,才走进去看奈布。

杰克轻轻握着奈布的手,就像握着一件易碎的瓷器,落下一个轻吻。杰克想起第一次看到奈布是在游戏里,受了伤却一声不吭,只是看着他,倔强地像头小野狼。然后就像言情小说里,最狗血的,一见钟情,的戏码。

而且还是杰克单方面发神经。不过好像奈布并不讨厌杰克,还有点。喜欢?

玛尔塔和特蕾西走在庄园里,已是深夜,这两人睡不着闲得慌出来走走。看星星月亮聊庄园八卦。

“我看啊,小奈布根本就是看不清杰克先生对他的感情啦。”玛尔塔手拿着枪,瞄准了前面的一棵树。

“谁说不是呢?小奈布应该是对杰克先生.....有感觉的。不然上次真心话大冒险小奈布还不介意杰克先生的惩罚是......那种。”特蕾西找了块空地坐下,继续捣鼓她的发明机械。

玛尔塔扣动扳机,子弹并没有射出来——她取出了弹夹。“要我说,杰克先生就是应该直接办了小奈布。不过好像班恩给杰克先生出了什么主意。”

特蕾西一顿,掏出小本本,拉着玛尔塔说:“不如......”玛尔塔了然,打开手机录音功能,偷偷回到诊所,隔着玻璃看病房内的情况。

“结果,两人怎么什么事都没有啊?!”玛尔塔有些气急败坏。奈布醒了。杰克也只是和他闲聊。玛尔塔翻着她和班恩的微信聊天记录,明明班恩说了给杰克想了主意啊,不会是盖棉被纯聊天?


病房里两人自然不知道玛尔塔特蕾西心里的小九九。气氛有些紧张,杰克都不知道要讲些什么,反倒是奈布毫不在意杰克的紧张,话锋一转,扯到了喜欢的人上。

“那,杰克,先生,有没有,喜欢的,人?”奈布一字一句讲出来,脸上又浮现一层不自然的红。杰克愣了一下。

嗯?

嗯嗯?

原来小奈布这么奔放的吗?

杰克揉揉他的头,说:“我喜欢的人呐,有点笨,有点蠢。”

奈布想,艾玛小姐。

“又很倔强。”

唔,威廉。

“情商还特别低。”

嗯......特蕾西。

“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内心。”

额,这是谁?

奈布小声问:“所以杰克先生到底喜欢谁。”

杰克哭笑不得。

“真是,说你情商低,怎么能低成这样?”杰克轻笑一声,满眼温柔宠溺。奈布看着杰克,反应了好久,脸顿时又红了几分。用被子蒙住自己头,任凭杰克怎么说怎么哄就是不理。

窗外特蕾西放弃了本子,直接开语音聊天,邀请了除杰克奈布的所有人。然后整个群炸了。

“我擦杰克什么时候会哄人了?!”

“啊啊啊好温柔实力宠啊啊啊!”

“杰克先生真是总攻啊!”

“啧啧啧杰克先生这样真是第一次见。”


在杰克的努力下,奈布慢慢把头露出来,这下不止脸,连耳朵也染上一层薄红。

群再次炸了。

“我日!小奈布!日你妈好可爱啊!”

“敲可爱啊小奈布!”

杰克抬起奈布的下巴,扬起嘴唇:“怎么,不信?”奈布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“杰克先生喜欢我什么?”奈布小心翼翼道。杰克认真地想了想,郑重开口道:“一见钟情?”奈布失笑:“杰克先生不是看小说看多了吧。”

“是真的。”

奈布没反应过来,杰克却不等他反应,又道:

“是一见钟情哦小奈布。”神情认真。


群。

“我屮艸芔茻杰克先生深情表白啦好苏啊啊!”

“杰克这老东西,什么时候点了这技能?”

“特蕾西你抬高点!我看不到了!”


杰克把奈布拥入怀里:“我喜欢你这么久,非要我亲自说出来吗?”

“诶诶诶?所...所以每次监管者都不敢伤我是杰克先生说的?”

“......你才知道?”

“.........”

“小奈布你的情商没救了。”

“对对不起杰克先生!”


群。

“嗯嗯嗯?奈布口吃了?”

“办了他啊杰克先生!快啊!”

“杰克这老东西......唉。”



4.

杰克道:“所以我爱你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我为你做的你不需要全部知道。”

“你只要知道。”

“我一直在你身后。”

“一直在等你回头。”

“所以......”


“杰佣!结婚!”窗外,众人扒着一点缝隙看得眼珠子要瞎掉,艾玛激动地大喊。然后杰克一开窗,就看见一干人在那里。

听墙角。

“呵呵,呵呵,杰克兄,冷静!冷静啊!”班恩护着自家幸运儿,瓦尔莱塔已经把海伦娜抱在怀里,裘克被威廉推出来当挡箭牌。


杰克不管他们,继续道:“所以......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奈布打断他的话,笑着说。


窗外监管者们笑得像丈母娘一般,看杰克的眼神如同老丈人终于把儿子嫁出去的欣慰——

nice!杰克那老东西终于把奈布抓到手了!他终于不用来压迫我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



“所以我爱你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

【Tbc.】



【小剧场】

几天后。子夜。

班恩收到了杰克发来的微信红包。

杰克:[微信红包]恭喜发财,大吉大利!

你领取了好友“杰克”的红包

班恩:???

班恩:喂!杰克!

班恩:在?

班恩:你个老东西!

班恩:我给你提了个这么好的主意

班恩:0.01是什么意思?

班恩:喂!

班恩:我知道你在,快点出来!

杰克:吵死了,不要你就还回来

班恩:你还有没有脸了?

班恩:1分钱也好叫我还回去?

班恩:敲里吗!

班恩:在?

班恩:喂喂喂?

需要加入好友才可以与对方聊天

班恩:艹[发送失败]

班恩:我敲里吗![发送失败]

您已被对方拉黑

班恩:......日你妈[发送失败]


杰克看着身下人潮红的脸,眼里满是宠溺。下身动作愈发用力,却轻柔地吻去奈布眼角的生理泪水。

床头的手机一条条信息跳出来,提示音接连不断传出。杰克看了一眼,划拉几下把人删好友拉黑。奈布勉强喘口气问他:“怎么了,是谁?”杰克把手机扔在床头,道:“一个傻子。”

傻子班恩在他们隔壁听杰克奈布的动作,终于忍不住了,冲到他们门口拿着钩子:“敲里吗死杰克!你小声点会死啊,别教坏我家幸运儿啊我日!”

门开了。

杰克只披了一件风衣站在门口,左手的爪刃闪着寒光。“鹿头先生看来你是活得太久了。”

幸运儿探出个头,身上是一件女仆装,羞涩地扯住班恩衣角:“那个,好看吗?”班恩心跳漏了一拍,扛起人就走,还不忘替杰克关上门:“你们继续。”

杰克回到房间,奈布已经累得睡过去。他简单把奈布清理了,上床把人抱在怀里,小声一句:“晚安。”

奈布在他怀里,笑了一下。无声做个口型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

【Fin.】



神奇的脑洞,奇葩的文字,怪异的主题。在这个神奇的时间里。我爱你们。

感谢支持

评论
热度 ( 84 )

© 千离辰 | Powered by LOFTER